中国外贸总额将赶超GDP

2013-07-24 来源:

这几天,美国标准普尔正在对3868银河总站进行评级。这次评级主要针对3868银河总站的治理结构,在国内上市企业中请洋人就企业治理结构评头论足,3868银河总站是第一家。

事关重大,中化集团副总裁兼3868银河总站董事长罗东江先生前来上海等待评级结果。记者就此拜访罗董事长,访谈从中国进出口贸易的发展趋势切题。没想到,罗东江语出惊人,声称“数年之内,中国外贸将与国内GDP等量齐观,更进一步发展下去,年外贸总额甚至有可能超过国内的年度GDP。”

早报记者:为什么说中国外贸将与国内GDP等量齐观?

罗东江:先来算两笔账。去年国内GDP按官方汇率折算成美金是16000亿,进出口总额是11500亿美金。二者一比,进出口总额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七成。这是一笔账,代表着一种趋势。再算另一笔账,国内加入WTO三年整,中国进出口贸易增长了2.3倍,整整翻了一番还多。这也代表着一种趋势。

账还可再换一种算法。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搞改革开放算起,27年来,只有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个别年份除外,国内年进出口贸易的增长量一直高于同年度GDP的增幅。尤其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,进出口贸易的年度增幅要比同年度GDP的增幅平均高出约20个百分点,这样的势头一直保持至今。

伴随进出口贸易爆发性增长的还有一个特殊现象,绝大多数年份,对外贸易总是呈现顺差,以至于国内美金储备,20多年间增长了数百倍。依我的观察和判断,这种趋势还可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。

早报记者:关注中国外贸走势的人(包括机构),国内国外都不少,但至少大家还是第一次听到您如此乐观的“宏论”。对您的“宏论”先不作求证,大家想问的是,您对开放年代的“外贸史”是否作过研究?

罗东江:说研究谈不上,说很关注倒并非谦虚。首先,我是个老外贸,自跨出校门起就一直吃外贸饭,一吃就是近30个年头。中化是建国后国家最早组建的专业外贸企业,那会儿还是计划经济,但中化员工就穿西装、打领带,吹洋风、说洋话、吃洋饭。随着国家开放度逐渐加大,外贸专营权被取消,大家又是最早遭受市场竞争冲击并差点“翻船”的中央企业。这几年,3868银河总站乃至大家的大股东中化集团,虽说正致力通过拉长业务链条、改变“皮包企业”形象实施企业经营的战略转型,且收效颇可圈点,但毕竟进出口业务还是企业的主业,吃饭靠此,我能不关注整个国家对外贸易的走势吗?

不正常因素不是中国外贸主流

早报记者:依常理判断,一国的进出口增量与GDP增幅保持一种相对平衡比较稳妥,有一种理论或叫担忧很流行,说一国经济对外依存度过高,一旦全球经济出现起伏波动,就难免发生别国患感冒、自己打喷嚏的尴尬。这个担忧讲的其实也是一国经济的安全话题。拿国内外贸总额比GDP总额,增幅连年以数倍计,总让人觉得心里不踏实,里面就没有不正常的因素?

罗东江:不正常因素有,有些还表现得十分突出。譬如反倾销背后所反映出来的内部压价,兄弟之间恶性竞争等等。但也要客观地看到,不正常因素不是中国外贸的主流,是前进中的问题。不可否认,中国出口产品遭遇国外反倾销调查的不少,但每年涉案金额也就几十亿美金(譬如去年),相对于去年接近6000亿美金的出口总额,不足1%的比例。同样,中国出口商品因质量问题遭到进口国索赔的案例也有,但折算成涉案金额也是个“小数”。什么叫主流,“大数”就是主流,我这样说并非文过饰非。当然,说到不正常因素,还包括出口商品的结构性问题,主要反映为附加值普遍较低。结构性问题从根本上说,受制约于国家的工业化程度。

外贸持续高增长的主因

早报记者:您的分析着重于现状,但现状未必一定代表未来走势,大家以为,您的大胆预测似乎还需要更多有说服力的观点加以支撑。

罗东江:我继续往下说。依我的观察与思考,从宏观层面分析,拉动中国进出口贸易持续高增长的主要动因有三个或叫三个方面。

早报记者:您不妨展开来细说。

罗东江:首先是中国经济持续的高增长,为进出口贸易提供了良好的宏观经济环境与厚实的物质基础。这中间还有一点要说明,虽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一直处于高增长阶段,但进入新世纪,特别是加入WTO以后,高增长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实现的,也即“普惠”待遇的取得,使中国进出口尤其是出口的大环境获得前所未有的改善。

其次,随着欧美后工业化时代接近尾声,全球制造业转移开始提速。而中国东部沿海诸省业已打造形成的现有工业基础和基础设施配套,以及劳动力价格优势,客观上使中国成为承接国际制造业资本转移的首选落脚地。另外,外国直接投资也是进出口高速增长的关键变量之一。中国引进外资已连续10多年居发展中国家第一,去年更成为全球引资最多的国家。在现有外资企业中,制造业占了七成,去年新批外资企业中,72%的企业和75%的资本继续投向制造业,而且,随着国内对外资(包括技术资本)“消化”能力的不断提升,外资的“集群化投资”特征也愈发明显。外资向中国制造业集中,使得“中国制造”日益融入全球生产和营销的分工体系,成为世界贸易链条中的重要一环。今后相当一个时期,外资继续向中国制造业投资的趋势不可能变,那么多东西做出来,当然要销到世界市场去。

还有,外贸一直是中国经济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,从中央到地方,各级政府无不鼓励出口,相应的政策是一贯的也是积极可为的。中间当然也会有调控,但调控不是收缩,而是推动外向型经济健康发展。政策效应持续释放,没理由怀疑政策要转向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